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食死徒的第一個咒語打響了這場戰爭,我聽見德拉科不停地用有著“阿瓦達索命”,“鑽心剮骨”等字眼的咒語。是的,德拉科。馬爾福,我潘茜。帕金森的未婚夫,這場戰爭開始前,他笑著吻著我說,如果這場戰爭結束後我們勝利了,我一定會把你娶回家,給你最美,最盛大的婚禮。可是,我們真的會勝利嗎…… 情況好像很不好,我們準備的不充分,有些輕敵了。而德拉科,為了保護我受了很重的傷。 雙方都損失慘重…… 我來到聖芒戈,看到病床上的德拉科,沒有一點血色的臉,第四天了,他一直在昏迷,第四天了……你能不能堅持到最後呢,堅持到我們的,婚禮。我哭了,沒有一點聲音,我怕吵醒他,可是我真的是怕吵醒他嗎…… 鳳凰社那邊的情況也不比我們好到哪裡去,沒有了阿不思。鄧布利多,只有一個戰爭經驗不足的救世主哈利。波特。鳳凰社的力量明顯比以前弱了許多,弗雷德。維斯萊,被一個食死徒的索命咒擊中了,納威。隆巴頓也不幸逝世,救世主波特的最好的鐵三角之一赫敏。格蘭傑,也死在了這場戰爭。其實戰爭到了最後,已經沒有了明確的正邪之分。 呵呵,德拉科,你快醒來吧,你說過的,我喜歡薰衣草,等到戰爭結束後,就帶我到有薰衣草的地方生活,在那裡我們結婚生子,過著一家三口,不,可能會有更多的孩子,過著天倫之樂的日子。德拉科,看著你,我想起了很多事,有一次你因為無聊就到壁爐找我聊天,聊到開心的時候,你的父親,盧修斯。馬爾福,看見你這麼晚不去睡覺感到很生氣,於是揪著你的領子把你拎回了房間,可是我當時並不知道,突然沒了你的聲音,我感到很驚慌,我對著壁爐大叫,可就是聽不見你的聲音。第二天,你來跟我解釋,擦掉我眼角的淚,還舉起右手許諾下一次一定一定不會這樣了。你的樣子很調皮,我又笑了,跳起來吻你的臉頰,你就這樣抱著我,緊緊的,很久都不鬆開,你當時對我說了一句話,我至今記憶猶新。 你終於在第二場戰爭的前一天醒來了,你睜眼後第一個就叫的是我的名字,你叫著:“潘茜,潘茜,還能看見你,真好”你就這樣抱著我,淚水打到我的頭髮,我的淚水也染濕你的衣服。 第二場戰爭開始了,黑魔王不顧有傷在身的你,毅然決定派你打這場戰爭。沒人會想到梅林這次這麼無情。黑魔,不,我現在也該正視他了,伏地魔和哈利波特終於站到了一起,決戰之夜,還是來了。雙方打得十分激烈,由於重整戰術,而且由於法律緣故,傲羅和鳳凰社的成員不可以用不可饒恕咒,所以他們在這場戰爭中一直處於下風。可有誰知道,梅林也是殘酷的,戰爭更是殘酷的。 在霍格沃茲的天文台上,伏地魔對波特使用了一個索命咒,但沒有擊中,可是卻讓波特不小心劃了下去,從天文台上,掉了下去,就在那一瞬間,輕敵的伏地魔放鬆了警戒,就在那一刻,在波特生命的最後一刻,一個他這輩子想也不會想的咒語,“阿瓦達索命”是的,是索命咒,一到綠光擊中了伏地魔。讓人來不及反應…… 德拉科拖著有傷的身體,說出一個個咒語。這一次,他又保護了我,也是最後一次。他脆弱的身體再經不起任何一個咒語,哪怕是一個簡單的昏迷咒。他還是死了,他為了不讓我受到傷害,再一次的保護了我,可這一次,梅林沒有再次眷顧他,他就那樣躺在我的懷中,安靜的,嘴角掛著微微的笑容,就像熟睡的天使。 可是,你再也不會醒來了。 再也不會招著手,站在遠的地方大喊著,潘茜,潘茜,我在這兒。 再也不會在下雪天的時候,給我披上一件斗篷。 再也不會安靜的坐在我的床邊看著我睡覺,也不忘吻我。 再也不會在我生病的時候給我端上一杯熱果汁,還不忘摟著我說,你要快點好起來呀。 曾經的一切,我再也無力去想了,你的承諾呢,你對我承諾過的盛大的婚禮呢,你說過一定要讓我成為馬爾福夫人呢,你說好的幸福呢,為什麼你要食言,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啊,看看你增經承諾過給她幸福的人,可是為什麼,你的幸福我收不到…… 哭到最後,已經沒有了眼淚,只有留到心底的不滅的傷痕。 我就站在這片薰衣草中,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流滿全身,暖暖的。 已經離最後戰爭過去了很久,我離開的魔法界,來到了麻瓜的世界,那裡有我太多的痛,我承受不起,就離開了,其實,也是逃避。德拉科,我實現了當初的諾言,我住在了一片擁有薰衣草的地方,每當看到薰衣草,就會想起你給我的承諾,我就會覺得,你不是離開了,而是去了一個我找不到的,幸福的地方,可是卻一直守護著我。德拉科,我現在很喜歡孩子,每個週末,我都會孤兒院,去看那裡的孩子,給他們帶他們喜歡的東西,看著一張張天真的 ,單純事故不懂世間冷酷的笑臉 ,我心動了,有時我就在幻想,如果德拉科你還在,我們的孩子一定會有和你一樣顏色的頭髮,和我一樣的眼眸 ,也像他們那樣天真的笑著。不過,只是想想罷了。 我記得那天你通過壁爐跑來跟我說,有時最讓人感到恐慌不是出了什麼意外,而是這一秒我感覺到你的存在,下一秒卻消失了,你的氣息……

| 3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今天已經是九月一日了,距離我離開家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帶走一種複雜的心情,我漫步在鄉間的小道。這路在這裡稱為公路,原本還是有兩米多長的,可是由於走的車太少了,而人們步行只走中間的一個肩寬的長度,以至雜草叢生,吞噬大路。所以我稱之為小道也就合理了。 路啊,路啊!我親愛的鄉間小路!多少個清晨黃昏,多少個雨過天晴,你都陪我度過,我總是輕輕的踏在你的身上,怕弄疼你。看著自己往前,你的身影慢慢的後退,你綿長的身子卻看不到盡頭。我應該可以和你長相廝守了。風兒飄過,落葉也羨著你的芬芳,慕名而來,枕著你安睡,然後慢慢地,慢慢地融入你的身體,與你養分,報答你的哺育之恩。而我也願融入你的懷抱,和你長存。但不是現在,因為我還沒有來得及報答你的恩情,走出人家的風華。 路啊,路啊!我親愛的鄉間小路!你可知道我有太多的不捨。捨不得養我的你,捨不得教導我的父母,捨不得片片飄落的黃葉,捨不得……可我…可我還是得離開。因為我也有猛志逸四海,報得我鄉心的豪情與恩情。這也許是離開前,最後一次這種散佈式的從你身上走過,你等著,我還會再回來。 我從你的身上走過,來到那小河橋邊。那是你的孩子,我的兄長。 請允許你語言駕馭能力不強的孩子換面對面的角度告別我的兄長。 小河啊,依舊是從遠方而來,不可斷絕,卻越來越窄了,差不多匯水寬度只要一米多,所以我稱之為小河。只是因為有情的緣故,便不好稱為渠了。 小河啊,小河,我親愛的小河,多少次我穿梭地裡田間來與你相會。聽著你叮鈴的心聲,我可以無拘無束地向你吐露心中的愁苦。我知道小河應有心,真情何必語。你為我奏樂,撫平我那無盡的憂傷,讓我在你的身旁,感到踏實與溫暖。這時你心中流過的不是冰冷的河水,是溫柔的熱血。我也曾因你寫詩,也曾為你寫詩,來表達我的讚美和愛護。雖然我粗俗的文字不能匹配你的美麗,我有限的心胸不能比及你無限的胸懷。但你還是樂意懷著我的詩,帶走那少年的希望流去遠方。 你潔白的身子沒有大河的污跡,只有廣闊的胸懷,連那高大的楊樹,我慕著你,甘願幻做你偌大身軀中的一株水草。 小河啊,小河!我親愛的小河!你可知我不願離去,不願離開你偌大的胸懷,不願離開家鄉的親朋,不願離開你身旁那依依的楊柳。 可我…,可我還是要走,因為我也知道海內存知幾,天涯若比臨的共勉。 我不捨還有那那山,那水,那憨厚的農民!那些農民包括我那真正與我無私的父母,那呵護有佳的公婆和外公,那人生風燭殘年卻不忘兒孫的外婆。今天去外公婆家祭祖,外婆拿出家裡所有好吃的來款待,臨走時覺得那次拿的錢不夠,又往父親的衣帶你拽了些。走的那一刻,我哭了,不過沒人知道,因為我也學會了外婆偷著哭(以後我會寫偷著哭的偉大)… 離不開啊,我離不開,這土地,這溫暖、多情,憨厚,無私的土地!

| 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又逢秋盡寒月夜,紅衙難遇天下悲。略權餐淡羞伴月,祿賒蒼生問寒風。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昨晚,黃葉飄落;明天,流水就會把它們帶走;而今夜,我,連同我沉重的影子,屹立在黑暗中,默默無語。 影子,我最忠誠的隨從,我最安靜的伴侶。我們一同仰望過黃土高原的冷月,一同聆聽過茫茫林海的怒濤,一起在大江大河中翻滾,一起在漫天風沙裡高歌。 是的,既然你是我的影子,見證過我的生命和眼淚,那麼,凡是有天有地,有水有木的地方便有你。既然你是我的影子,目睹過我的記憶和追求,那麼,凡是有哭有笑、有愛有恨的地方,便有你。 窗外,城市的車流、人流,裹挾著聲音的浪頭,淹沒了思想的低語。此刻,我和我的影子,抵抗著所有歡鬧的場景。繽紛的色彩褪掉了光澤,青春的歡笑啞然失聲;這城市的流動,生機勃勃又殘酷無情。所有的日子都在迅速枯萎,它們變成了片片落葉,未及珍惜,就被匆匆的時光,帶進了遺忘的國度。 夜的深處,世界早已疲憊不堪。我和我的影子,相對 無言。 文章來源:無聲世界的晨晨 |anna的BLOG |豐木色子·情感LOGO |The Fix |Editor: Myself |Pop Candy |時尚攝影——郭三省的BLOG |作家岳南 |整形美容坊 |堂主宅基地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人一長大,就會把很多東西給弄丟了。比如那些簡單卻能讓自己充實開心一天的東西,比如讓自己肆意哭和笑的能力,還有那些曾經一起結伴同行的人。越長大越是能感覺到,物是人非的感覺,儘管時間誰也看不見,但是卻越發的感覺到時間帶來的坑窪,每個人有每個人自己的道路要走,我以為自己還沒有到分水嶺的,才發現原來我們每一個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向了自己的分岔路了,有些人注定就是漸行漸遠,交集越來越少,最後變成了相片堆在角落。 那時間忘記挽留最美時候不經意匆匆地放過,曾經想擁抱的彩虹盛開的花朵,那純真的笑容,突然間有風吹過,一轉眼只剩我。 有的時候很討厭自己,也會想為了自己所不想放棄的,我都放棄了一些什麼。一個人如果要堅持夢想不放手,那麼要經過多少的努力才足夠?一輩子要做很多事情,有多少事情能做到自己想要的完美呢?一個人一輩子能經歷幾次瘋狂熱烈的感情,能去往幾個想去的遙遠的地方,能看到幾本怦然心動的小說,能為自己深深呼吸多少次,能經歷多少次夢想之中的旅行?我不知道,也許沒有人知道,於是告訴自己,有些事情現在不去經歷一下,將來一定會後悔。 還記得小時候,在作文簿上寫下的志願:我要讓認識我的人都很開心能夠認識我。然後很久以後我翻開筆記本,在那行字旁邊寫下,要變成像陳信宏那樣的人,能夠勇敢地做夢,能夠豁達地歌唱,還要去很多地方旅行記錄下生活,然後把做夢的勇氣散發出去。寫完後,我又寫:說出來被人嘲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說出來被人嘲笑的夢想,才有實現的價值哪。我放了這麼多大話看樣子也只能去硬著頭皮實現它了,因為更加困難,所以更要證明。 突然間有點明白了,在這個瘋狂世界裡面,不管自己變成什麼樣,不管聚會的時候有沒有物是人非的感覺,不管我是走在街上人來人往覺得很難受還是踏在異國他鄉迷路不知道往哪裡走的時候,不管我是旅行的時候遇到飛機延誤在機場滯留了一天還是我在圖書館裡看書怎麼也看不進去的時候,能找到自己的夢想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就算不能實現,也為了自己瘋狂過,也知道自己努力過。然而能找到跟自己一起做夢的人,就是一件更加幸福的事情了,一起等待出頭天的到來吧,我知道自己是幸運的。 相聚離開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一年一年時光過的遠比想像的快,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有些人陪我永遠,我陪有些人一段。有些人陪我一段,我陪有些人永遠。 至少我們曾一起同行,就夠了。 文章來源:舊日書籤:思想改變人生 |金焰律師的部落格 |小建的BLOG |姓符的生活--圖像有生機 |早教=教家長,育孩子 |香港《鳳凰週刊》官方部落格 |醫心網 |Hot off the Trail |徐徐道來 |戀戀風塵,雪舞天涯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5 Reads)
滑指換把 跳指換把      看一個定弦原把位的按弦手法是屬按把法還是屬切弦法,與其說是看虎口的持琴位置,不如說是看食指的切弦位置。看食指按音是否控制了該定弦的「1」或「5」音,63、37、26這三種定弦調式音階中「1」和「5」並不是主音或屬音的功能,但它們仍然能使每一種定弦的調性特點保持相對的穩定。尤其是在高把位音區活動時,食指按音對「1」或「5」音的控制,更能保證按音的準確度。傳統把位則利用了食指按音的這一特點,以外弦食指控音「1」與「5」的相互交替銜接方式,把把位由低到高地逐漸推。   按傳統把位的習慣說法,從上到下的把位依次為上把、中把、下把、次下把和最下把。在拉奏中,一般把第三把(即下把)以下的把優稱作「高把位」。演奏高把位的音要注意干金與琴馬保持有1.3尺左右的距離,運弓比較堅實、飽滿,這樣拉到第四把後琴聲仍不會很細弱。   把位越往下推移,按音指距就變得越窄。如果把位往下移動後還是以原把位的指來按音,那將不符音準要求。所以我們在具體按弦時,就要根據把位的所在位置來相應的調整指距。每一把位的指距 到底寬狹到什麼程度?當然也只有靠敏銳的耳力來糾正了。   換把時左手技術性較強,它要求左手動作主動,按音準確,發音流暢,音色統一。這一切,又都離不開整個右手動作的鬆動自然、協調配合,換把要達到瀟灑利落、從容不追。倘若虎口持琴緊握琴桿,整個左手動作處於緊張僵持狀態,那將會使換把動作顯得非常生硬、刻板。在旋律的進行中,要善於使用一種內在的換把先行動作。即在每一換把出現之前的那一瞬間,對換把的方位、跨度以及換把方式都應提前有所準備。這就是換把的「先行動作」。通過換把先行,實質上是將時值扣得更準,與運弓的右手也配合得更為融洽了。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男人豪放,女人細膩。男人與男人交,貌似疏遠,實則親密;你打我一拳,我拍你一掌,仍然是鐵哥們,有酒同醉,有肉同嘗,有女人……那可不能同享!即使是再鐵的哥們,也有個範圍:在沒有利害衝突的前提下,是分外友好的,如果涉及到利害,可能就不友好了;如果為了同一個女人,可能更不友好了,甚至拳腳相向。女人與女人交,貌似親密,實則各懷小心眼。別看那些女子們勾肩搭背,細語綿綿,心裡都在打著小算盤,再親密的女友也親密不到哪兒去的。男人有了心愛的女人,可在哥們面前吹牛,炫耀;女人有了心愛的男人,只能藏在心靈深處,獨自品嚐。當然,如果膀上了大官大款,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因為,那根本算不上友誼,只是交易。   朋友深淺,不是因時間長短來決定,而看是否相投。朋友情誼,只能在同一層次裡產生。只有素質修養相近,或社會地位相近,生活在同一個社會層面上,才能產生友誼,否則是不可能的。如果因社會地位相近而產生的友誼,原來在同一個層次裡是好朋友,後來其中有人高昇了,原來的友誼就會漸漸消減,不一定都是當官忘了好朋友,更多的是處於低等地位的自慚形穢,不願高攀。人與人之間,更重要的是身份地位,而不是友誼。不要責怪長大了的閏土,一聲「老爺」喊得人肺冷心寒,你讓他不喊「老爺」喊什麼呢?朋友當官了,你如果不喊官銜喊姓名,相互都會十分尬尷。常聽有人說和某某官員是好朋友,其意只是抬高自己的身價;也有官員稱和某某文人是好朋友,那意在顯示自己的胸懷,禮賢下士——這些均可姑妄聽之,亦可一笑了之,千萬不可當真。作了官的願為老朋友辦一些事,那一是對其表示憐憫,二是顯耀自己的地位能力,與友誼無涉。找當官的朋友辦事,只可一次,既讓對方自我滿足又達到自己辦事目的即可,千萬記住,不可再三,不要自找沒趣討人嫌。在等級的社會裡,人的思想無不打上等級的烙印,到死,也不會忘記各自的身份。   官場無朋友。那裡只有權力的爭鬥、利益的紛爭、相互的擠軋、不失時機的利用……就是一般行政機關,人與人之間也很難產生友誼。整個機關的情感都跟著一把手轉:一把手寵信誰,誰就是你的朋友,不是朋友也得是朋友;一把手冷落誰,即使過去是朋友現在也不能把他當朋友;一把手走馬換將,情感的風向計也必須跟著轉換。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如果在行政機關呆了數年,仍不順時改變自己,必會感到寂寞、孤獨、淒清,環顧左右,似乎誰都是朋友,其實誰都不是朋友,真正的朋友,還是進官場之前的那幾個人。   真正給心靈以慰藉,給人生以樂趣,給生活以補充,心心相映,心心相通的,還是異性朋友。不願和同性朋友說的話,可以和異性朋友說;不願和父母兄弟姐妹說的話,可以和異性朋友說;一個人,真正心靈寂寞,孤獨痛苦,能安慰的,只有異性朋友了。   自古以來就有一種看法,男女相交相密,就會不正常;一男一女關在一個小屋子裡,一定會發生關係。其實,這只是一種偏見。也正是這種偏見,增加了異性間的神秘感與探險的神奇感,使異性朋友分外親密,也正是這些世俗偏見,促使異性間容易朝另一個方向發展。   異性間的友誼能否發展成愛情,以及性,有很多複雜的因素:比如性格,比如情景,比如比如等等。很多男女之間,他們相知相契,甚至相親相愛多年,在別人看來,他們早就不正常了,其實他們只是一般的朋友,或稱為知心的朋友,最多在一定距離範圍內親密接觸,的確與性無關。也許相互都有那層意思,或是礙於情感,都不願突破;或許礙於面子,相互羞於啟齒,或是……反正不管怎麼說,他們的確是至親至愛的朋友,但的確是清清白白的朋友。當然,不能說絲毫沒有性的因素,正是那份潛在的因素,才使相互間更加甜蜜。這種朦朧的美感和甜蜜,有著更大的魅力,使他們的情更深更久。這種情況當然只是少數,需較高的文化素養和人個修養、並具有較強的自制能力,且在特殊情況下才可,一般說來,有性不一定有愛,有愛卻一定有性。男女的感情達到一定程度時,「性」是一柄雙刃劍,可以使「愛」上升到最高境界,達到靈與肉的完美結合;也可以使原來的愛情剎然而止,箇中奧妙,很難說清,靈魂與肉體有時具有不可調和的兩重性。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試用產品 皙膚泉祛痘禮包 試用心得感受:潔面乳泡沫豐富,能有效清除多餘油脂,洗後很清爽。很適合我這種又混合性又敏感的肌膚。 精華素塗後感覺清涼,痘痘邊緣不再繼續擴大,連塗了幾次後,基本上不紅了,消炎效果顯著。 產品功效和優缺點:1.有效清除面部多餘油脂,平衡油脂分泌,清潔肌膚。 2.快速清除細菌毒素,從根本上清除痘痘,同時預防痘痘再生。 整體評分:9分。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